?
理論研究

理論聚焦

當前位置:首頁(yè) - 理論研究 - 理論聚焦

習近平文化思想科學(xué)體系的三個(gè)基本問(wèn)題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0作者:辛向陽(yáng)來(lái)源:《馬克思主義理論學(xué)科研究》分享到: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習近平在系統總結新時(shí)代黨領(lǐng)導文化建設實(shí)踐經(jīng)驗的基礎上,在科學(xué)應對世界范圍內意識形態(tài)斗爭與交鋒的進(jìn)程中,在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事業(yè)發(fā)展的基礎上,就新時(shí)代文化建設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新論斷,形成了習近平文化思想。習近平文化思想內涵十分豐富、論述極為深刻、邏輯科學(xué)嚴密,不僅有眾多創(chuàng )新性觀(guān)點(diǎn),還有一系列科學(xué)方法,這一重要思想深刻回答了新時(shí)代我國文化建設舉什么旗、走什么路、堅持什么原則、實(shí)現什么目標等根本問(wèn)題,豐富和發(fā)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豐富和發(fā)展了世界文明理論,構成了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文化篇,成為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習近平文化思想的基石性理論

  基石性理論是指一個(gè)思想體系賴(lài)以確立、對該思想體系的形成和發(fā)展起決定性作用并且能夠聯(lián)結所有重要論斷的理論依據,是這一思想體系根本性、核心性的組成部分。所有馬克思主義,其共同的理論基石就是唯物史觀(guān)和剩余價(jià)值學(xué)說(shuō)。除了這一共同的理論基石,馬克思主義創(chuàng )始人之后的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都還有自身的基石性理論,例如列寧主義的基石性理論是帝國主義論、新型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理論,毛澤東思想的基石性理論是“兩論”,即矛盾論、實(shí)踐論和革命、建設道路論,鄧小平理論的基石性理論是時(shí)代主題論和社會(huì )主義初級階段論。這些基石性理論為形成劃時(shí)代的思想體系奠定了價(jià)值立場(chǎng)、基本原則和思維方法,成為貫通思想體系中各個(gè)重要論斷的理論黏合劑和邏輯引線(xiàn)。

  從解決文化發(fā)展的根本問(wèn)題、貫通文化發(fā)展各個(gè)領(lǐng)域重要論斷的角度看,從對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的發(fā)展、對世界文明理論的貢獻角度講,習近平文化思想的基石性理論應當是文化領(lǐng)導權理論和文化主體性理論。習近平明確指出:“守正,守的是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tài)領(lǐng)域指導地位的根本制度,守的是‘兩個(gè)結合’的根本要求,守的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文化領(lǐng)導權和中華民族的文化主體性?!蔽幕I(lǐng)導權理論和文化主體性理論是習近平文化思想中根本性、核心性的理論。

  第一,文化領(lǐng)導權指的是中國共產(chǎn)黨在文化建設領(lǐng)域中的領(lǐng)導地位。文化領(lǐng)導權理論回答了什么是文化領(lǐng)導權、為什么要始終牢牢掌握文化領(lǐng)導權、怎樣掌握文化領(lǐng)導權等根本問(wèn)題。這一論斷包括:其一,創(chuàng )造性提出“經(jīng)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意識形態(tài)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強調堅持和加強黨對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全面領(lǐng)導,這一領(lǐng)導權是所有領(lǐng)導權中帶有基礎性的領(lǐng)導權,是貫通所有領(lǐng)域的領(lǐng)導權。其二,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目的就是實(shí)現“兩個(gè)鞏固”——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tài)領(lǐng)域的指導地位,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其三,必須把意識形態(tài)工作的領(lǐng)導權、管理權、話(huà)語(yǔ)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文化領(lǐng)導權的關(guān)鍵在于意識形態(tài)工作的領(lǐng)導權、管理權、話(huà)語(yǔ)權,意識形態(tài)工作事關(guān)黨的前途命運,事關(guān)國家長(cháng)治久安,必須把這三方面的權力緊緊把握住。其四,黨性原則是黨的新聞輿論工作的根本原則,黨管宣傳、黨管意識形態(tài)、黨管媒體是堅持黨的領(lǐng)導的重要方面,在這個(gè)問(wèn)題上要理直氣壯,不能躲躲閃閃、扭扭捏捏。做好黨的新聞輿論工作,事關(guān)旗幟和道路,事關(guān)貫徹落實(shí)黨的理論和路線(xiàn)方針政策,事關(guān)順利推進(jìn)黨和國家各項事業(yè),事關(guān)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凝聚力和向心力,事關(guān)黨和國家前途命運。其五,黨的領(lǐng)導是社會(huì )主義文藝發(fā)展的根本保證,既保證正確方向,又凝聚力量。黨的領(lǐng)導為文藝發(fā)展提供最好的創(chuàng )造土壤,也為文藝發(fā)展提供強大動(dòng)力。其六,把黨管媒體的原則貫徹到新媒體領(lǐng)域。過(guò)不了互聯(lián)網(wǎng)這一關(guān),就過(guò)不了長(cháng)期執政這一關(guān)。要破除“互聯(lián)網(wǎng)不能管”“互聯(lián)網(wǎng)管不了”“互聯(lián)網(wǎng)無(wú)法管”等錯誤認識,堅定網(wǎng)絡(luò )可管可控可治理的決心和信心,采取包括經(jīng)濟、行政、法律、教育以及國際合作等多層次手段,切實(shí)加強網(wǎng)絡(luò )管理。其七,加強和改善黨對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的領(lǐng)導是繁榮發(fā)展我國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事業(yè)的根本保證。中國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堅持黨的領(lǐng)導,這也是我們推動(dòng)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的重要法寶。其八,各級黨委(黨組)要把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納入黨委(黨組)意識形態(tài)工作責任制。這些論述涉及文化建設各個(gè)領(lǐng)域,貫通文化建設的歷史、現實(shí)與未來(lái)。

  第二,文化主體性指的是一個(gè)文化有其自身獨立的體系性、創(chuàng )造性,其發(fā)展是自主、自立的。圍繞文化主體性,習近平提出了許多新觀(guān)點(diǎn),主要包括以下八個(gè)方面:其一,能立得住、行得遠的文化,有引領(lǐng)力、凝聚力、塑造力、輻射力的文化,都有自己的主體性。沒(méi)有主體性的文化不會(huì )對歷史和現實(shí)產(chǎn)生什么影響,在世界上也不會(huì )有大的影響,主體性程度是衡量文化影響力的重要尺度和標準,文化的主體性越強,其世界影響力就會(huì )越大。其二,中國共產(chǎn)黨帶領(lǐng)中國人民在中國大地上建立起來(lái)的文化,其主體性在歷史上從未有過(guò),是真正自主、自立的文化。其主體性既來(lái)自中國共產(chǎn)黨這一領(lǐng)導主體的先進(jìn)性、純潔性和堅強有力,又來(lái)自中國人民這一創(chuàng )造主體的首創(chuàng )性和進(jìn)取性。沒(méi)有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人民建立起獨立自主的新中國,也就沒(méi)有這一文化主體性的彰顯。其三,中華文化主體性有著(zhù)深厚的基礎。這一主體性既是在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和繼承革命文化、發(fā)展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的基礎上建立起來(lái)的,也是在借鑒吸收人類(lèi)一切優(yōu)秀文明成果的基礎上建立起來(lái)的,又是通過(guò)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而建立起來(lái)的。其四,這一文化主體性的最有力體現就是創(chuàng )立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這一思想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shí)代精華,凝結著(zhù)人類(lèi)文明的豐碩成果。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創(chuàng )立最有力地體現了中國共產(chǎn)黨思想理論創(chuàng )造的無(wú)限活力,最有力地體現了中國人民偉大的文化智慧。其五,文化主體性是文化自信的根本依托。沒(méi)有主體性的文化不可能有自信,有了文化主體性才有文化意義上堅定的自我,才有價(jià)值觀(guān)念上清醒的他我與自我的區分,才有克服文化虛無(wú)主義、文化復古主義的底氣和骨氣。其六,文化主體性使中國共產(chǎn)黨有了引領(lǐng)時(shí)代的強大文化力量。中國共產(chǎn)黨靠什么引領(lǐng)時(shí)代?一個(gè)重要方面就是靠文化,靠文化主體性的不斷加強。其七,文化主體性使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有了國家認同的堅實(shí)文化基礎。國家認同,一靠法治,二靠文化。文化認同是最深厚的認同。其八,文化主體性使中華文明有了和世界其他文明交流互鑒的鮮明文化特性,我們不僅能夠自豪地展示中華文明的突出特性,而且能夠在新時(shí)代更好地運用已有的突出特性,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

  二、習近平文化思想蘊含的科學(xué)方法論

  作為一個(gè)科學(xué)思想體系,習近平文化思想蘊含的科學(xué)方法論既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又體現了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這些科學(xué)方法論既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在文化建設領(lǐng)域運用和實(shí)踐的結果,又是推動(dòng)文化建設不斷發(fā)展的重要指南。

  第一,守正創(chuàng )新的科學(xué)方法論。守正創(chuàng )新是我們黨在新時(shí)代治國理政的重要思想方法。堅持守正創(chuàng )新是中國共產(chǎn)黨人推動(dòng)實(shí)踐和理論發(fā)展的重要方法,彰顯了馬克思主義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的特質(zhì),是續寫(xi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本質(zhì)要求。必須堅持守正創(chuàng )新不僅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的重要內容,也是習近平文化思想的重要方法。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指出:“對文化建設來(lái)說(shuō),守正才能不迷失自我、不迷失方向,創(chuàng )新才能把握時(shí)代、引領(lǐng)時(shí)代?!薄靶聲r(shí)代的文化工作者必須以守正創(chuàng )新的正氣和銳氣,賡續歷史文脈、譜寫(xiě)當代華章?!边@指明了守正創(chuàng )新在文化領(lǐng)域的方法論內涵。

  守正就是守住根和魂、本和源、旗和路,著(zhù)力正本清源、固本培元。守正其實(shí)并不容易,哪些是正?哪些需要堅守?哪些需要揚棄?都需要結合時(shí)代要求、人民訴求去進(jìn)行辨析。守正的意義不亞于創(chuàng )新,沒(méi)有正確的守正,就無(wú)法進(jìn)行真正的創(chuàng )新。在今天,守正主要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動(dòng)搖,堅持黨的全面領(lǐng)導不動(dòng)搖,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不動(dòng)搖。守正不是抱殘守缺,不是抱著(zhù)教條不放,而是在創(chuàng )造發(fā)展中更好地堅持真理和正道。因為堅守了歷史發(fā)展趨勢和客觀(guān)規律才能夠找到創(chuàng )新的路徑。創(chuàng )新首先就是要激發(fā)中華文明具有的突出的創(chuàng )新性,在新的時(shí)代基礎上有更系統全面自覺(jué)能動(dòng)的創(chuàng )新。中華文明是革故鼎新、輝光日新的文明,這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守正不守舊、尊古不復古的進(jìn)取精神,決定了中華民族不懼新挑戰、勇于接受新事物的無(wú)畏品格。在新時(shí)代,文化建設就是要實(shí)現傳統與現代的有機銜接,實(shí)現文化產(chǎn)業(yè)與文化事業(yè)的有機融合,實(shí)現文化市場(chǎng)性與文化公益性的有機統一,推動(dòng)文化高質(zhì)量發(fā)展,努力滿(mǎn)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cháng)的更高的文化需求,不僅豐富人民的精神世界,而且展現出中華文化強大的軟實(shí)力。

  第二,規律分析的科學(xué)方法論。事物變化發(fā)展中確定不移的、必然如此的聯(lián)系就是客觀(guān)規律。規律分析就是通過(guò)把握事物發(fā)展的內在規律來(lái)分析和解決問(wèn)題的方法。馬克思主義就是科學(xué)把握自然界、社會(huì )和人類(lèi)思維的客觀(guān)規律的科學(xué),無(wú)論是馬克思主義哲學(xué)揭示的對立統一規律、量變質(zhì)變規律、社會(huì )基本矛盾運動(dòng)規律,還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揭示的剩余價(jià)值規律、利潤率趨向下降規律、資本有機構成不斷提高的規律,還是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揭示的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的規律等,都鮮明地體現了規律分析的要求。

  習近平文化思想蘊含著(zhù)豐富的規律分析方法。比如,習近平指出,“‘第二個(gè)結合’,是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經(jīng)驗的深刻總結,是對中華文明發(fā)展規律的深刻把握”。中華文明發(fā)展規律是什么?中華文明從來(lái)不用單一文化代替多元文化,從來(lái)不用殖民擴張代替平等交往,而是由多元文化匯聚成共同文化,化解沖突,凝聚共識。這就決定了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取向,決定了中國各宗教信仰多元并存的和諧格局,決定了中華文化對世界文明兼收并蓄的開(kāi)放胸懷。習近平文化思想不僅把握了中華文明發(fā)展規律,還探索了世界文明發(fā)展規律。習近平指出,“世界文明歷史揭示了一個(gè)規律:任何一種文明都要與時(shí)偕行,不斷吸納時(shí)代精華”。這個(gè)規律是客觀(guān)存在的,任何一個(gè)偉大文明,都是在吸納其他文明的優(yōu)點(diǎn)中成長(cháng)壯大的;任何一個(gè)封閉的文明都不可能久存,更難以成為偉大的文明。

  在實(shí)踐中,我們黨不斷深化對文化建設的規律性認識,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新論斷。規律分析的方法要求我們既要把握文化建設的一般規律、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的普遍規律,還要把握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發(fā)展的特殊規律。就一般規律而言,文化需求會(huì )隨著(zhù)人們物質(zhì)生活水平的提高逐步增強,物質(zhì)富裕與文化進(jìn)步存在密切的關(guān)系。春秋時(shí)期的管仲就說(shuō):“倉廩實(shí)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9世紀德國統計學(xué)家恩格爾根據統計資料,對消費結構的變化得出一個(gè)規律:隨著(zhù)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用來(lái)購買(mǎi)食物的支出比例則會(huì )下降。與此同時(shí),用于文化消費的支出會(huì )擴大。我們可以看到,現在,中國的人均GDP已經(jīng)超過(guò)了1.2萬(wàn)美元,文化旅游市場(chǎng)火爆異常。就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的普遍規律而言,防止物質(zhì)主義膨脹、加強道德文明建設、培養一代又一代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是重點(diǎn)任務(wù)。列寧就強調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要培養在道德與智力、腦力與體力、審美感與勞動(dòng)技能上達到和諧和全面發(fā)展的新人,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shí)代新人”。就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發(fā)展的特殊規律而言,必須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緊密結合起來(lái),用馬克思主義激活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富有生命力的優(yōu)秀因子并賦予其新的時(shí)代內涵,將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和豐富智慧更深層次地注入馬克思主義。這些規律還需要我們加深認識,同時(shí)還要不斷拓展規律認識的領(lǐng)域與場(chǎng)域,在不確定性中尋找最大的確定性。

  第三,系統觀(guān)念的科學(xué)方法論。堅持系統觀(guān)念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具有基礎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深刻體現了唯物辯證法關(guān)于世界是普遍聯(lián)系、全面系統、發(fā)展變化的觀(guān)點(diǎn)。系統觀(guān)念是馬克思主義事物普遍聯(lián)系方法的科學(xué)體現,是改革系統性、整體性、協(xié)同性的理論升華,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統籌兼顧方法的時(shí)代表達,也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新發(fā)展。

  作為文化建設的科學(xué)方法論,系統觀(guān)念的要求主要體現在三個(gè)方面:其一,把文化建設放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事業(yè)發(fā)展的戰略全局中來(lái)謀劃。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kāi)教育文化衛生體育領(lǐng)域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就“十四五”時(shí)期經(jīng)濟社會(huì )文化發(fā)展聽(tīng)取意見(jiàn)和建議。習近平指出:“統籌推進(jìn)‘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xié)調推進(jìn)‘四個(gè)全面’戰略布局,文化是重要內容;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文化是重要支點(diǎn);滿(mǎn)足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文化是重要因素;戰勝前進(jìn)道路上各種風(fēng)險挑戰,文化是重要力量源泉?!边@“四個(gè)重要”體現了一種整體性,文化建設既要放到“兩個(gè)布局”中來(lái)推進(jìn),也要放到解決社會(huì )主要矛盾中來(lái)加強,還要放到國際大局中來(lái)謀劃。也就是說(shuō),文化建設不僅涉及國計民生,還涉及國際交往和國家競爭。其二,文化建設是一個(gè)系統工程,既包括理想信仰、精神生活、思想創(chuàng )造、產(chǎn)業(yè)發(fā)展、文化市場(chǎng)完善、公共服務(wù)、傳統文化、文明借鑒、軟實(shí)力較量等方面,也包括思想宣傳文化、新聞輿論、互聯(lián)網(wǎng)、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文藝工作等部門(mén)行業(yè)。文化建設是一個(gè)巨大的系統,是相互關(guān)聯(lián)的整體。這就要求我們推進(jìn)文化建設既不能只抓幾點(diǎn)不及其余,也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要把涉及文化建設的方方面面看作一個(gè)大的系統,把每一個(gè)領(lǐng)域作為整體的一部分來(lái)統籌。其三,文化建設是一個(gè)存在著(zhù)各種矛盾和沖突的場(chǎng)域,既要解決好文化產(chǎn)業(yè)與文化事業(yè)的關(guān)系,處理好經(jīng)濟效益與社會(huì )效益的關(guān)系,又要解決好文化交流交融交鋒的問(wèn)題,處理好文化發(fā)展與文化安全的關(guān)系。

  三、習近平文化思想的原創(chuàng )性貢獻

  習近平文化思想是由一系列具有創(chuàng )新性的重大論斷構成的科學(xué)體系,這些重大論斷無(wú)論是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上,還是在中華民族發(fā)展史、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史上都具有重要的原創(chuàng )性意義。

  第一,提出“兩個(gè)結合”是我們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上具有原創(chuàng )性貢獻。中國共產(chǎn)黨在100多年的實(shí)踐中總結出了很多成功法寶。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毛澤東給我們指出了“三大法寶”。1939年10月,毛澤東在《〈共產(chǎn)黨人〉發(fā)刊詞》中指出:“十八年的經(jīng)驗,已使我們懂得:統一戰線(xiàn),武裝斗爭,黨的建設,是中國共產(chǎn)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gè)法寶,三個(gè)主要的法寶?!边M(jìn)入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shí)期后,黨的工作重心戰略轉移,對此,鄧小平指出,“統一戰線(xiàn)仍然是一個(gè)重要法寶,不是可以削弱,而是應該加強,不是可以縮小,而是應該擴大”。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提出過(guò)“法寶論”,江澤民指出,“解放思想、實(shí)事求是,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的精髓,是保證我們黨永葆蓬勃生機的法寶”;胡錦濤在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指出,“解放思想是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一大法寶”。進(jìn)入新時(shí)代,習近平也提出了關(guān)于“法寶”的重要論斷。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95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習近平指出:“改革開(kāi)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guān)鍵抉擇,是黨和人民事業(yè)大踏步趕上時(shí)代的重要法寶?!彼€指出:“精準扶貧是打贏(yíng)脫貧攻堅戰的制勝法寶,開(kāi)發(fā)式扶貧方針是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鮮明特征?!?/p>

  最大法寶指的是法寶的精髓、法寶的根本,是所有法寶的本質(zhì)體現。說(shuō)“兩個(gè)結合”是我們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是說(shuō)其集中體現了所有法寶的精神實(shí)質(zhì),無(wú)論是統一戰線(xiàn)、武裝斗爭、黨的建設,還是解放思想、實(shí)事求是,抑或是改革開(kāi)放、集中力量辦大事,都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產(chǎn)物。這些法寶是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緊密結合的產(chǎn)物,每一個(gè)法寶的背后都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體現,都是創(chuàng )造性發(fā)展馬克思主義的結晶。同時(shí),這些法寶無(wú)不浸透著(zhù)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品格。

  “兩個(gè)結合”是我們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原創(chuàng )性貢獻在于:大大擴展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認識的視野,使我們能夠從中華文化的維度去看待馬克思主義的科學(xué)內涵;開(kāi)闊了我們對中國實(shí)際認識的領(lǐng)域,不僅使我們認識了中國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還使我們認識了中國的文化文明,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牢牢扎根。

  第二,提出精神生活共同富裕,在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上具有原創(chuàng )性貢獻。精神生活能共同富裕嗎?如何實(shí)現精神生活共同富裕?這個(gè)問(wèn)題應該說(shuō)是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上一個(gè)沒(méi)有被真正解決的問(wèn)題。習近平指出,“我們說(shuō)的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眾物質(zhì)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物質(zhì)至上還是物質(zhì)精神協(xié)調發(fā)展?這涉及人自身的問(wèn)題。是追求物質(zhì)主義還是追求精神世界的豐富?這個(gè)問(wèn)題歸根結底是資本邏輯至上還是以人民為中心。西方的資本主義導致人們無(wú)限地追求個(gè)人利益最大化,追求“經(jīng)濟人”假設,于是就出現了精神頹廢和思想沒(méi)落。人們的精神創(chuàng )造力退化,個(gè)人退回到“洞穴”中,原子化的個(gè)人大量產(chǎn)生,沒(méi)有靈魂和信仰的人越來(lái)越多,“單向度的人”“低向度的人”“無(wú)向度的人”層出不窮,既有“麥田里的守望者”,又有杰克·凱魯亞克描寫(xiě)的那些“在路上”的人。對此,習近平指出:“西方早期的現代化,一邊是財富的積累,一邊是信仰缺失、物欲橫流。今天,西方國家日漸陷入困境,一個(gè)重要原因就是無(wú)法遏制資本貪婪的本性,無(wú)法解決物質(zhì)主義膨脹、精神貧乏等痼疾?!狈▏骷壹涌娨苍凇毒滞馊恕分邪l(fā)出吶喊——生存的無(wú)奈,在于精神往往和肉體分裂,人和社會(huì )的背離,生之無(wú)限渴望和死亡無(wú)限逼近的矛盾,于是生存有時(shí)候就很荒誕。

  習近平強調,中國式現代化“是物質(zhì)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協(xié)調的現代化”,從根本上講就是要解決西方國家現代化所產(chǎn)生的物質(zhì)發(fā)展與精神信仰失衡的問(wèn)題,更要解決發(fā)展中國家在現代化進(jìn)程中普遍存在的不自信的社會(huì )心理狀態(tài)。1971年6月,在奧地利維也納發(fā)展研究所舉辦的“發(fā)展中的選擇”討論會(huì )上,智利知識界的領(lǐng)袖薩拉扎·班迪博士,在回顧發(fā)展中國家追求現代化的坎坷道路時(shí),曾經(jīng)意味深長(cháng)地指出,“落后與不發(fā)達不僅僅是一堆能勾勒出社會(huì )經(jīng)濟圖畫(huà)的統計指數,也是一種心理狀態(tài)”。中國式現代化是物質(zhì)文明與精神文明協(xié)調發(fā)展、相互促進(jìn)的現代化,“物質(zhì)富足、精神富有是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的根本要求。物質(zhì)貧困不是社會(huì )主義,精神貧乏也不是社會(huì )主義”。這個(gè)重要論斷回答了如何解決社會(huì )主義物質(zhì)極大發(fā)展后人們精神世界的豐富問(wèn)題,解決了物質(zhì)生活極大改善但人們精神世界荒蕪的問(wèn)題,在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上具有開(kāi)創(chuàng )性意義。

  第三,提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在中華民族發(fā)展史上具有原創(chuàng )性貢獻。中華民族現代文明不是古代文明輝煌昨日的再現,也不是近代文明洗刷蒙塵的簡(jiǎn)單再生,而是在新時(shí)代新的社會(huì )制度基礎上的偉大躍升。習近平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提出:“在新的起點(diǎn)上繼續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我們在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苯ㄔO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我們在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之一,這一使命無(wú)上光榮。中華民族古代文明燦爛輝煌,是人民群眾在幾千年中共同創(chuàng )造的,無(wú)論是敦煌石窟的鑿窟者,還是大運河的挖掘者;無(wú)論是長(cháng)城的建造者,還是故宮的營(yíng)建者,都是千千萬(wàn)萬(wàn)的勞動(dòng)人民。

  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怎樣的一種文明?是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基礎上產(chǎn)生的文明。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文明,是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進(jìn)行了馬克思主義改造的文明,是把一種自發(fā)性創(chuàng )造的文明變成了自覺(jué)性創(chuàng )造的文明,是以人民自覺(jué)能動(dòng)創(chuàng )造為基礎的文明。無(wú)論是中華民族古代文明還是近代文明,其創(chuàng )造者往往是王侯將相或才子佳人,人民群眾的創(chuàng )造性往往被禁錮和限制,作用是間接的。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則是人民群眾能夠在歷史舞臺上大展身手的文明;是以社會(huì )主義制度為基礎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五大文明”全面提升的文明。過(guò)去的文明存在的社會(huì )形態(tài)基礎是原始社會(huì )、奴隸社會(huì )、封建社會(huì )和資本主義社會(huì ),這些社會(huì )形態(tài)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文明帶有明顯的不平等、不公正、缺乏人權保障等特點(diǎn)。以社會(huì )主義制度為基礎建構出來(lái)的文明,則是平等、公正、法治和民主的文明形態(tài)。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在保護和解放生產(chǎn)力基礎上始終促進(jìn)生產(chǎn)力發(fā)展和躍升的文明。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強調對先進(jìn)生產(chǎn)力的保護和解放,通過(guò)各項改革不斷打破已有的體制機制的約束,釋放出巨大的發(fā)展空間;通過(guò)生產(chǎn)力量的累積,實(shí)現質(zhì)的飛躍,特別是向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發(fā)展。

  提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其重要意義在于:其一,使中華民族的文明進(jìn)程不斷加快。在長(cháng)達數千年的歷史長(cháng)河中,中華民族創(chuàng )造了無(wú)比燦爛的文明,但文明并不總是在進(jìn)步,也會(huì )出現衰退或者衰敗。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在充分體驗和了解了盛極必衰、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周期率的基礎上,把握和體悟了歷史周期率的緣由,從根本上避免和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磨煉和捆縛,發(fā)現和遵循歷史客觀(guān)規律的文明,是掌握了“率”與“律”的相關(guān)性、互動(dòng)性、揚棄性的文明,是尊重了科學(xué)的規律避免了異動(dòng)的概率的文明。其二,使中華民族的創(chuàng )造力不斷提升。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就要高度重視科學(xué)技術(shù)的作用,使“第一生產(chǎn)力”的作用充分發(fā)揮,推進(jìn)科技強國建設,從根本上攻克“卡脖子”技術(shù)。其三,使中華文明的民主化、法治化程度得到更大提高,大大促進(jìn)人民民主制度和法治中國的建設?,F代文明一定是民主性文明,沒(méi)有民主,就沒(méi)有社會(huì )主義,也沒(méi)有真正的現代文明。以人民代表大會(huì )制度為根本政治制度的文明就是中華民族的現代政治文明。我們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就是把中華法系中的治國理念、價(jià)值追求、慎刑思想等轉化為時(shí)代的要求,建設社會(huì )主義法治文明。

  第四,提出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在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史上具有原創(chuàng )性貢獻。在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史上,出現過(guò)以西方制度為中心而總結出來(lái)的所謂“普世價(jià)值”。這種“普世價(jià)值”是以資本邏輯為核心建構起來(lái)并推動(dòng)資本發(fā)展的價(jià)值理念。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是擺脫了西方中心主義和資本至上邏輯,維護全世界最廣大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價(jià)值理念。這種理念的先進(jìn)性體現在:它是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潮流的反映,和平、發(fā)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既有時(shí)代主題的要求,也有人類(lèi)社會(huì )美好追求的體現,更有人類(lèi)對更好社會(huì )制度不懈的探索。

  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不是哪一個(gè)人臆造出來(lái)的理念,而是人類(lèi)社會(huì )幾千年探索、奮斗、坎坷前行的歷史經(jīng)驗的客觀(guān)反映。早在2014年,習近平就指出:“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它忠實(shí)記錄下每一個(gè)國家走過(guò)的足跡,也給每一個(gè)國家未來(lái)的發(fā)展提供啟示。從1840年鴉片戰爭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100多年間,中國社會(huì )戰火頻頻、兵燹不斷,內部戰亂和外敵入侵循環(huán)發(fā)生,給中國人民帶來(lái)了不堪回首的苦難?!睔v史告訴我們,一個(gè)國家要發(fā)展繁榮,必須把握和順應世界發(fā)展大勢,反之必然會(huì )被歷史拋棄?!笆裁词钱斀袷澜绲某绷??答案只有一個(gè),那就是和平、發(fā)展、合作、共贏(yíng)?!?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是付出了巨大代價(jià)換來(lái)的認識,是科學(xué)看待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歷史的思想結晶。

  提出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的意義在于:能夠不斷促進(jìn)全人類(lèi)共同問(wèn)題的解決,實(shí)現共同的利益,增進(jìn)各國人民共同的福祉;能夠使世界和平的共同基礎越來(lái)越深厚,使世界發(fā)展的共識越來(lái)越廣泛,使世界公正的聲音越來(lái)越響亮;能夠不斷促進(jìn)各種文明之間的交流對話(huà),使文明更加平等。

  【作者系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院長(cháng)、研究員】


  • 中共安徽省委黨校微信公眾號

  • 省委黨校智慧校園APP

Copyright ? 2011 中共安徽省委黨校.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Minggao

                         皖I(lǐng)CP備06012118號         皖公網(wǎng)安備 34011102001196號

通訊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301號 郵編:230022